封少

拒绝关注

【王者荣耀/曹惇】《无猜》06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可能是警告●

※本文是与老逍的联文,因为网页版艾特不了所以就这样了

※因为他快中考了所以请大家为美好的逍遥献上祝福吧!【不你住口

※抱歉呜,原先说好的周五更可是因为自身原因拖到了周六

※终于,终于可以放飞(zong)自己,私心水果组,写自己最爱的东(dao)西(zi)啦(我超爱写隐形刀的!)

※变小梗,不喜慎入。

 

 

 

 

 

事实证明,从武则天手里取人,很难。

 

 

 

更况且,是从武则天手里取走一个孩子。

 

 

 

 

 

曹操看着夏侯惇嚼着宫廷里的花酥坐在武则天的腿上,而后者轻轻的顺着怀中孩子的头发,没了往日的女皇风范。

 

这是母爱泛滥了吗……

 

 

 

曹操勾了勾嘴角。这事不太好办啊。

 

 

 

 

“孤是来带元让回去的。”

 

武则天头也不抬,看夏侯惇手里的花酥吃完了,就又从盘中拿了一块绿豆糕,递给夏侯惇的时候还不忘捏捏他的脸。

 

“朕知道。”

 

武则天轻呼一口气,抬头看向曹操:“你也不是不知道朕没有孩子。”说罢,武则天敲了敲金边的瓷盘,不知是示意侍女换一盘新的点心,还是示意什么别的东西。

 

“难得有小孩子,朕宠宠怎么了?”

 

武则天一副慵倦的样子,一只手支着微歪的头,另一只手环着坐在她腿上的夏侯惇。

 

 

“还是说,你曹府的人,朕动不得?”

 

﹊﹊﹊﹊﹊﹊﹊﹊﹊﹊﹊﹊

 

后排围观的狄仁杰放下可乐,看热闹不闲事大地笑道:“嘿,这回就看曹操怎么办咯。”
一般武则天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就代表她在对对方发出警告——“要么接受要么死”——从以前触碰过底线的人的死亡率为100%可以得出这个极富有规律性的结论。
最重要的是这个底线是个孩子。
哦莫,大唐武帝是个幼控这个事情全朝上下知道的人不超过3个。

 

 

要问为什么只有3个?
请结合上述材料分析,回答问题:其他知道的人,是死了,还是死了。

 

 

 

“曹操的话……”李白把3D眼镜推到额上,嘬了一口手边的可乐,“我觉得我们最好尽快办好移民手续。”
“太白啊,你喝的是……”
“我知道,”李白摇了摇手中的可乐杯,指了指旁边的空杯,“我的喝完了。”
“……”

 

﹊﹊﹊﹊﹊﹊﹊﹊﹊﹊﹊﹊﹊﹊﹊﹊﹊﹊

 

武则天和曹操一言不语,殿内空气突然安静,只剩下吸管吸空气的声音和小声的咀嚼声。

 

 

夏侯惇吞下了最后一口桂花糕,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看向曹操。

 

 

而曹操正在计算着和武则天打起来的话,在元让还保持这个状态的情况下,要用多少兵力才能保证大魏不被拆迁。

 

 

嘛,大不了重建吧。反正不是一次两次了。

 

 

 

“孤……”

“俺想回去了。”
夏侯惇抬头向武则天眨巴眨巴眼睛,扯着武则天的袖子。武则天低头看向夏侯惇时脸色柔和了许多,她用手指划过夏侯惇的脸,最后停在夏侯惇的嘴角处,为他抹去了嘴角的残渣。

 

“再陪陪阿姨好不好?”武则天笑着,眼中充满着慈爱。

 

 

 

狄仁杰听到这话后不禁一个激灵。
李白也耸了耸肩膀,小声吐槽:“古有英雄难过美人关,今有武帝宠爱孩童欢。”

 

 

 

夏侯惇看了看武则天,又瞄了眼站在一旁,似乎松了半口气的曹操,又重新看向武则天。

 

“不好。”

夏侯惇一脸正直无邪的样子,眨着金瞳。大概是察觉到了武则天失落的情绪,夏侯惇又补充了一句,让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绝情:“俺,俺只是说想回去,又不是说再也不来了。”“况且这里的桂花糕也蛮好吃的唔……”夏侯惇低下头,交错着双手。

 

 

武则天听后,喜悦明显地挂在脸上:“好,那下次来时朕叫人多做点桂花糕。”

 

 

“孟德啊,照顾好这孩子啊。”武则天把夏侯惇从腿上抱下来,把他带还给曹操时说了句语重心长的话。

 

 

 

“他现在还是个孩子,如果他有什么不测的话——”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曹操低头看了眼正摆弄着背带的夏侯惇,牵起了夏侯惇的手,和武则天告了辞后,就走出了大殿,御马驰出了大唐。

 

 

 

 

狄仁杰摘下红蓝眼镜,望着曹操的背影。
“这俩帝王的自称和互称换得可真快。”狄仁杰看了眼表,呵,这都过去一个时辰了。
李白瞅了眼早就空了的可乐,随手一丢,躺在椅子上:“大概是达成共识了吧,革命友谊?”说罢伸了个懒腰,保持着姿势,看着倒立的城宫。“小孩子真是受宠啊。”

 

“李元芳和小乔他们一样都是孩子,”狄仁杰摸着下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怎么他们就这个待遇呢……”

 

李白摇了摇头,拿了一颗果盘里的樱桃,边吃边说:“naive,从心理年龄来看,他们是孩子吗?”

 

狄仁杰沉默了。

 

“要说这王者峡谷里,真里算是个孩子的,大概也就是刘禅了。”李白把樱桃核吐了出来,“可刘禅他那一身机械,别说武则天了,蜀国的人接近都得小心啊…”

 

狄仁杰拿起了上供的哈密瓜,决定只当个吃瓜群众。

 

 

 

 

“呐。”

 

 

“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李白看着西山,想起了什么。

 

 

武则天坐在龙椅上,侧头,微闭着双眼。

 

 

 

“大概,就不止是魏国有麻烦了。”

 

 

 

 

双目倏开。

 

 

﹊﹊﹊﹊﹊﹊﹊﹊﹊﹊﹊﹊﹊﹊﹊

 

大街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人群将行走在其中的瘦小身体挤得不成样子。

 

 

“唔…”夏侯惇往曹操身边靠了靠,然并卵,他像真空袋里小的可怜的那么一块饼干,挤得喘不过气来。

 

曹操突然意识到人流太大,夏侯惇容易走丢,就停下了看了一眼身后。

 

 

他居然有点想笑。

 

 

夏侯惇肉嘟嘟的小脸因为拥挤变了形,像极了隔壁大乔养的金鱼。夏侯惇蹩着眉,死死地扯着曹操的袖子,生怕一个不注意把自己的小命交给这人海了。

 

 

 

孙尚香时光旅行回来说过什么来着……春运?

 

曹操看着这闹市,想起了孙尚香描述“春运”时说的话,觉得自己仿佛就置身于春运的火车站里。

 

 

 

最终,曹操把夏侯惇单臂抱起,一路抱着夏侯惇,出了关。

 

 

曹操摸了摸鼻梁,叹了口气。

 

 

早知道该翻翻大唐单双号限行的日期的。

 

 

 

 

 

 

 

 

 

刚出关,曹操就看见了两个异常醒目的人。

 

要说为什么醒目——

 

因为在一片黑发的大唐人民中,蹦出蓝发和金发是很显眼的诶!

 

 

金发牛仔模样的人注意到了曹操环中的夏侯惇,便扯着旁边一脸不情愿的蓝发小哥,向关口跑来。

 

 

“诶哟,还真是夏侯惇咧。”

 

马可波罗指着夏侯惇,转过头,仿佛是刻意对橘右京说的。橘右京看起来不太怎么在意,但微动的手臂暴露了他全部的心思。马可波罗见状,笑嘻嘻地把橘右京拉到夏侯惇面前,别有意思地拍了拍橘右京的背。

 

“……ぃぃですか?”橘右京犹豫地看着夏侯惇,询问着,“可……可以吗?”

 

 

曹操瞄了眼怀中的夏侯惇,夏侯惇将头转过去,埋在曹操的怀里,闷着声:“俺有点累了……”说着还将身体蜷缩了几分。

 

 

曹操轻轻地向面前的两人摆摆手,马可波罗感叹了一句“What a pity!我还想趁机…呜。”橘右京有一点点小失落,目光仍停在夏侯惇身上。

 

 

“右京你这么喜欢孩子,不如……”马可波罗注意到了这一点后,面对橘右京,将帽子向上抬了抬,笑眯眯的,“哪天我们来造一个……噗额!”

 

话没说完,橘右京的木刀就砍在了马可波罗的背上。橘右京“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年轻真是好啊。

 

已经是夕阳红年纪的曹操不禁感叹。

 

 

看着怀里的夏侯惇,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梦。

 

 

 

 

﹊﹊﹊﹊﹊﹊﹊﹊﹊﹊﹊﹊﹊

 

 

 

 

“嘿,孟德啊。”夏侯惇提着一坛女儿红,大步走向了餐桌,“咣当”一声,把酒坛放在了桌子上。

 

 

 

“咱兄弟俩,是不是好久都没整上一口了?”夏侯惇轻车熟路地从屋子里翻出了两个酒杯,又点了盏灯,“得有个……快十年了吧。”

 

 

 

“可惜,没整上当初在扬州喝的酒。”话末,还有了几分笑意。

 

 

说完,他举起酒坛,把两个酒杯里都注满了酒,自己举起一杯,轻轻碰了下另一杯,然后送到嘴边。

 

 

 

 

他停了下来。

 

 

 

停留是短暂的,然后酒杯里的酒就被他一饮而尽。

 

 

 

 

 

“洛阳的酒……”

 

 

 

 

 

“可真难喝啊。”

 

 

 

﹊﹊﹊﹊﹊﹊﹊﹊﹊﹊﹊﹊﹊

 

曹操记得当时自己做梦时,看见墙上挂着的历,上面写着——

 

 

建安25年 正月

 

 

这有什么联系吗?曹操觉得没有。

 

 

和两位外国友人道了别,骑上马,驱驰回大魏。

 

 

路上,似乎有个擦肩而过的人,用熟悉的声音,说:

 

 

 

 

 

 

“死亡,是第二次生命。”

 

第六章.完

全文.TBC

 

 

评论(5)
热度(38)

© 封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