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

拒绝关注

【王者荣耀多cp向】cp梗记10题(有刀)

※多cp向  bg bl gl均有  具体看tag
※纯犯病脑洞产物 大概部分ooc
※含个人向 纯属私心


1.浪子回头金不换,只求佳人别日还。〔白昭〕

李白在王昭君临走前送给了王昭君一个厚重的包裹,还特地嘱咐王昭君到了地方再打开看。
王昭君到了地方后,拆开了包裹,里面的第一张纸上写着:

“一日一张,勿逾。”

昭君轻笑,粗略地查了一下纸张的数量,大概有365张,整整好好一年。

那是365张情书,不同风格的诗,偶尔还有几首略显生涩的词。

一年后,王昭君复回了,第一件事情就是问李白为什么要给她写365张情书。
“傻瓜,当然是让你每天都知道有一个人在爱着你啊。”
李白笑着回答。

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在他知道他在王昭君出差期间会接受一个死亡率极高的任务时,连夜赶出了365张诗词。
那曾是他给她的遗书。


2.昨日饮酒谈欢,今日阴阳两隔。〔曹惇/惇曹〕

曹操和夏侯惇的交情,可以用一碗酒说的清,也可以用一碗酒也说不清。

“孟德,俺总感觉最开始你集聚俺们这群人,喝入伙酒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
夏侯惇摇了摇头,看着草席。

“你成亲的时候喝的女儿红,那味道,俺现在可都还记得呢。”
夏侯惇看了眼快熄灭的灯芯,又转回视线,看着曹操苍老的容颜。

“明明年轻时候精力那么好,为什么就是你先走了呢?”
晚风拂过,屋中的最后一点微光被寂静吞噬殆尽。

“俺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和你一起统一这乱世,然后再喝上满满一坛子酒。”

“不过看样子,这个愿望,只能在那边实现了。”


3.一切罪孽不是因我而起,只是你疯掉了我想治好你。〔药鱼〕

扁鹊杀了人。

毒杀。意料之中的杀人方法,令人没有一点怀疑。

死者是庄周,扁鹊三个月前有他公开的恋情。
而这份恋情最后的结果如此悲痛,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扁鹊被判入狱,无期徒刑。
“你这一辈子算是栽在这儿了。”狄仁杰在判决后偷偷地跑去扁鹊家,找扁鹊谈话。

“其实吧,我不太相信你会杀了庄周那小伙子。”
狄仁杰凑得很近,时不时四处张望,生怕隔墙有耳。
“有什么内情你和我说说吧,你还不放心我吗?”说完还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胸脯。

“……没有,庄周是我杀的。”扁鹊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影子。

他的爱人在一周前被查出痼疾,难以想象,他的爱人因此自暴自弃,多次想要了解了自己的生命。

“我想死在你手上。”那是那个男孩,最后一次笑着对他说话。


4.狄忒斯诱导珈百璃坠入爱河,而珈百璃却在那里爱上了撒旦。〔云亮〕

“这不是个西方故事吗?军师怎么……”
赵云听完自家军师仙里仙气地给自己讲的故事,一脸诧异。

“偶尔也要学习学习外界的东西嘛。”
诸葛亮拿出一本《圣经》,笑嘻嘻地打算安利给赵云。

赵云拿过来翻了几眼,就又还给了诸葛亮。

“云不习惯这种译播腔…”
诸葛亮见状也没有强卖强销,摆了摆手,继续专研“经典”去了。

赵云注视着爱人的侧脸,嘴角不禁上扬。

撒旦和路西法,只不过是吊桥效应罢了。

那我们之间的爱呢?
一定不是吊桥效应吧。

对…吧?


5.我杀掉了你,又被未来的自己亲手了结。〔备香〕

这可不是什么好日子。

刘备和孙尚香是两家组织的特工,于一次组织之间的合作产生爱情,相处了两年后顺利地结了婚,领了证。

一年中见不到几次面还爱的死去活来的婚后夫妇真少见对吧。

两位还都是特工。

既然作为不同组织的特工,就一定要有随时变成敌人的准备。

他们都有这个准备,然后这一天也就到了。

刘备伤痕累累,血迹布满,他喘着粗气,蜷缩在角落中。他的面前,同样布满伤口和血渍的孙尚香,咬着嘴唇,举着枪,枪口对准着刘备的脑袋。

“我们之中只能活一个。”
孙尚香开了口,尽管她尽量压制了声音,但还是不免能听出她尾音的颤抖。

“所以,”刘备的右眼受创,他现在只能看清自己爱人模糊的身影,“来吧。”

两人之间的默契,那是最后一次。

孙尚香把枪对准了自己脑袋,再扣下扳机的一刹那被刘备撞开。枪偏了轨道,子弹穿过刘备的脑袋。
他在笑。

他还是在笑。

谁都不想死,更不想让对方死。

心如死灰的孙尚香在任务完成后的第二年,接受了实验改造,变成了半人造人。

改造后的她没有感情,没有意识,她仅有的人性在她对那日的自己扣下迟归的扳机后,消失殆尽。

孙尚香不复存在了,和那日的自己,和那日的自己的爱人。


6.一月盛开的花,生长在你的心房上。〔邦信〕

刘邦是家小花店的老板。

他家的花看起来不怎么多,但每天都不一样。
四月是玉兰,六月是睡莲,十二月是红梅,今天是迎春,明天就变成了紫罗兰。
也因为如此,他家的生日异常的火爆。

韩信是一位大一生,在刘邦的花店做兼职。

两人相处的很融洽,也有不少人是为了专门看这两个人不惜绕大老远到这家小花店买那么一两朵花的。

“韩信,这个给你。”
12月的最后一天,花店临关门的时候,刘邦递给韩信一包白色的种子,笑嘻嘻的。
“这是……”
“一月开花的种子。现在种下去的话,过几天就会开了。”

一月的种子啊。
韩信突然意识到店里没有一月开的花,对这包种子充满了好奇 。

这是什么花呢?
韩信将种子种到土里后,打量起了装种子的袋子。
思考了很久,没有得到答案的他,放下了袋子。

这之后的每一天,刘邦对待韩信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好,有时两人亲昵到了外人不敢打扰的地步。

在一月的花盛开的那一天。
刘邦向韩信告了白。

韩信接受了。

在一月的花盛开的那一天。
有人和花一起绽放。

然后迅速凋零。


7.但愿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双兰〕

“说吧,你叫什么。”
这是本月第五个,花木兰翻了个白眼。

真是的,月底还不消停。

对方是位戴着面罩的紫发男子,长相颇好,甚至有几分女人的影子。

“高长恭……”

花木兰抬了下眼,“听说你还是有名的「兰陵王」……嗯…来,说说吧,挺大个小伙子当什么男妓。”

兰陵王低着头,看不清他的面目表情。

反正本来戴着个面罩就看不清啥。

花木兰看对方没反应,不满地哼哼了两声,然后伸手强硬地抬起了对方的下巴。

兰陵王脸红的像个初经那事的小姑娘。

花木兰摇了摇头,无奈地耸了耸肩。

“你可别想像别人一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咯,好好呆着吧。”

出去卖什么,在家慢慢浪去呗。


8.我在此处写下一个秘密,留给我挚爱的自己。〔双乔〕

“姐姐,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小乔坐在软绵绵的床上,对着正在给自己梳头的大乔说。

“他叫什么名字?”
“周瑜。”

小乔说“周瑜”的时候眼睛都冒着光,大乔见状,宠溺般地笑了笑。

“那你可要珍惜好咯。”
“当然啦,小乔一定会像姐姐一样幸福的!”

“姐姐,周瑜大人他…最近和别人走的很近。”
小乔拿着一个甜甜圈,放在嘴边,迟迟没有下口。
“他跟……一个男人走的很近。”

“是吗?”
大乔咬下了手中的甜甜圈,看向自己的妹妹。
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家犬一样。

“姐姐……”
小乔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头发散乱的自己。

“姐姐,周瑜大人被杀了。”

“姐姐,我好痛苦啊。”

“姐姐…为什么连你也不见了。”

“……”

乔家的姐妹俩,共用着一副身体。


9.致死性爱情。〔狄芳〕(极短)

从前,大唐有位正直的官府人员。

他养了只耗子。

他爱上了那只耗子。

说来也怪,那不是只耗子。

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呢,反正他食肉就是了。

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食不食人心。



10.嘶哑的嗓音,是你对世界最后的温柔。〔露娜个人 微铠露〕

露娜从小体弱多病。

但她喜欢唱歌。

从小就是,在病房里,看着电视,模仿着电视里打扮浮夸的歌手,晦涩地唱着歌曲。
偶尔露娜也会拉着一旁年幼的铠一起唱,苍白的病房就这样变得多彩起来。

稍微大一些了,露娜的身体也有了好转,无法拾起繁重学业的她,选择了唱歌。

一开始露娜只是简单地翻唱,在网上上传着自己的歌曲。

突然之间,她就火了。

那是一首原创的歌,她作的曲子,自己弹唱,清纯的声音,质朴的歌词,柔和的旋律,征服了每一位听众。

因为没有什么信任的人,铠作为露娜的兄长及经纪人,与露娜一起奔波各地。

那段时间是最快乐的。

他们在一起看了悉尼歌剧院的烟花,非洲几内亚的篝火,火地岛的企鹅,各黎地的极光。

可是美好的时光都是短暂的。

露娜的病恶化了。

铠取消了外界的一切活动采访,让露娜安心治疗。
而露娜不同意。

“让我唱歌吧,哥哥,一首就好。”
露娜握着铠的手,泪水溢出了她的眼眶。
铠犹豫了。

铠答应了。

露娜的声带受了伤,无法发出原来那样的声音,但她唱歌时仍是如此的快乐。

铠在拿到露娜的录音后,第一时间发布了出去。

一个小时后,这首歌登上了全球音乐榜前100。

两个小时后,这首歌登上了全球音乐榜前五。

又过了半个小时,它登上了榜首。

各大媒体报社争相报道,全世界的人们因此沸腾,露娜的名字被铭刻在音乐史上,在所有听众的心中。

可惜她看不到这一切了。

新歌发布后的半个小时,这位将在三个小时后举世闻名的歌手永远离开了人世。

评论(5)
热度(193)

© 封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