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

拒绝关注

【曹惇】《无猜》02

●和 @欧阳逍遥 的联文,题目废就沿用了老逍的题目
●私心设定 温柔的曹老板 泪腺发达但是极其倔强的幼惇 以及 小哭(ke)包(ai)元芳芳
●个人觉得人物有点ooc 果咩
●我大概可能差不多好像把个巨大的锅甩给了老逍
●变小梗,雷者慎
正文↓


夏侯惇变成了个正太。


这事传到各府后,反应还真不小。
也是,一个痞气的大叔突然变成了个软萌的正太,这个反差不是一时半会能接受的了的。

“诶~这家伙和我身高差不多嘛。”李元芳用手比划着两人头顶的高度,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变小后还挺可爱的嘛哈哈哈。”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李元芳来曹府是去给夏侯惇送衣服的。
毕竟和现在的夏侯惇同一身高的大概就只有小乔和李元芳了。夏侯惇在看见小乔那一柜子粉嫩嫩的衣服后,果断向曹操提出了向李元芳借衣服的强烈请求。
“俺可不想穿粉色的裙子。”夏侯惇缩在被窝里,这么和曹操说道。

现在站在李元芳面前的夏侯惇已经换上了他送来的衣服——系着小礼结的白衬衫和一件棕色的背带裤,还包括棕色的小皮鞋和米白色的长筒袜。

这件衣服是李元芳精挑细选选出来的。
在挑衣服的时候李元芳一边想着“这件衣服现在这个季节穿会不会太冷了”“这件太名贵了他弄坏怎么办”“啊,这个款式……算了我想象不出来那个大叔…穿这个的样子”一边pass掉一件又一件衣服,最后剩下了这件以前买的西式服装。

不得不说还挺合适的。李元芳看着眼前的夏侯惇,满意地点了点头,张开嘴还想说点什么——

“喂,耗子,你就没有松快一点的衣服吗?”
夏侯惇低头扯了扯绑带,埋怨地说:“这衣服快把俺勒死了。”

李元芳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这家伙即使变小了也和还是大叔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啊。李元芳将手伸进口袋,攥着一把飞镖。

都是一样的烦。

“有啊,有松到不行的衣服——皇帝的新衣你要不要?!”
“俺…诶你咋打人啊,俺就是说你这衣服太小了你咋还打人啊???”
“不许说我矮!也不许说我小!”
“就说你矮怎么了?!死耗子!”
“你你你别拽我耳朵!!”
“你先停下飞镖!!”
“……”

曹操感觉自己在围观小学生打架一样。

要不是声音太大,曹操还不能发现这两人打架打的热火朝天。曹操有点庆幸自己的耳朵还好使,这要是不发现,今天这曹府还不得被拆咯。

曹操走上前,把吵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分开,并给个他们两人头顶一人一拳。


李元芳委屈巴巴地捧着茶,本来就圆嘟嘟的包子脸因为生气鼓的更圆了。他的眼眶里还有几滴眼泪打着转,但他倔强地不让泪流下来。
坐在椅子上的曹操看到李元芳这一副委委屈屈的可怜模样,想着刚刚是不是下手重了点。

反观夏侯惇。
“我没错”三个大字写在夏侯惇的脸上,夏侯惇双手抱胸,目光瞥向另一边。这副样子和以前夏侯惇吵了架的别扭样是如出一辙,就差没拍桌子和对方大声吵吵一顿了。
曹操看着夏侯惇,无奈地闭上眼。

“元让,你给他道歉吧。”
夏侯惇听到后基本上是跳了起来,一脸不解愤怒的样子:“为什么?!明明俺……”

曹操皱着眉,向夏侯惇摆摆手,对他做着口型。
夏侯惇看完曹操的一系列唇语后,极其不甘心的,转身面向李元芳:“对不起,是俺错了。”夏侯惇转过身时还不忘愤恨地看曹操一眼。

李元芳依旧捧着茶,抬头看着眼前不甘心却还是道了歉的人,憋回了眼泪,小声说:“没,没关系。”说完后把茶推给夏侯惇,自己快速地跑向门外。
“…元芳告辞”

曹操按着眉心,心想自己明天又要被狄仁杰因为李元芳的事情找上门,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好了,元让,他小你应该……”
曹操刚睁开眼想安慰安慰夏侯惇,却发现对方低着头,还站在李元芳的椅子面前。

曹操觉得不对劲,就起身走到夏侯惇身后,刚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却发现夏侯惇的肩膀微抖着,还听见了小声的啜泣。
于是曹操就用手按着夏侯惇的肩膀,把他扳了过来。

夏侯惇确实在哭。
不同于在他还是一个战士,还是一个成年男子的时候,那种悲壮的,带着惆怅的哭泣,变成小孩的他,像是控制不住泪腺一样,脸上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眼泪却流个不停,而且他还瞪大了眼睛不想让眼泪流下来,可那一切终究是无用功。
豆大般的眼泪从夏侯惇泛红的眼眶里涌出,他金色的眼睛泛起来了水雾,像海面上的朝阳。夏侯惇的手紧握着,他的肩还在颤抖个不停。

曹操有点慌乱,这样的夏侯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伸手要去摸他的头,想安慰他,却被大力地拍开。

“凭什么叫俺道歉啊……”
明明是很愤怒地说出了这句话,却因为幼童的身体和眼泪硬生生添加了一丝奶声奶气和哭腔的感觉,让曹操忍不住俯身把这个倔强的孩子抱在怀里。
“真是……明明是他做错了……”夏侯惇抗拒地推了几下曹操,但发现自己根本做不了什么后干脆放弃掉挣扎了。
“嗯,是他做错了。”曹操低声细语地安慰着夏侯惇。即使是元让,现在的他也还只是个孩子啊。曹操抱着怀里不断颤抖的人,这样想着。

“……呜,真烦…”夏侯惇把头靠在曹操的肩膀上,抽泣着,说不出完整的话,“为什么……呜,眼泪…还……还在流啊,呜。”
“嗯……”曹操轻轻拍了拍夏侯惇的头,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抓得紧紧的后,又安慰性地揉了揉夏侯惇的头发。

夏侯惇的啜泣声逐渐变小,颤抖地幅度和频率也越来越低,一时间,屋子里只能听见小声的略紧凑的呼吸。

良久,夏侯惇才开口。

“我果然……最讨厌你了。”

“嗯。”

曹操感觉到在自己袖子上施加的力渐渐变小,最后变成了自然下垂造成的轻压,猜测着夏侯惇应该是睡着了,就抱起夏侯惇,将他放在床上。
曹操看着眼前睡着的变小了的夏侯惇,又叹了口气,轻轻抚上对方的脸颊。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

我果然…还是喜欢你。

曹操轻笑一声,为夏侯惇盖上了被子后,回到了隔壁的属于自己的卧室。






第二天,曹操去夏侯惇房间的时候,屋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桌子上的一张纸条。

曹操读完纸条后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不太好。

元让被“掳”去蜀国了,借纸条上的话说是“借你家的小正太玩一下”。

天知道那帮人会搞出什么鬼来。

【第二章·完】
全文TBC.

啊,各位心疼心疼老逍吧。)
感谢阅读xxx

评论(8)
热度(33)

© 封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