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

拒绝关注

【王者荣耀/曹惇】《无猜》vol.4

阅前注意※

●与 @欧阳逍遥_听离哥奏离歌 的联文,大概是“幼惇环游世界”系列
●本篇有大量西汉组描写,幼惇基本上没说几句话,某夏侯氏表示自己心态崩了
●发着烧码完的后半段,文风有可能不大一样抱歉
●变小梗,雷者慎入

正文↓









“韩信你又带什么东西回来……woc活人?!”

刘邦刚想斥责一下韩信又偷东西回来,结果却被韩信手中提着的“东西”吓了一大跳。

自韩信偷庄周的鲲,小乔的扇子,吕布的戟,赵云的发带,刘备的帽子和肥啾以来,这是韩信第一次把活人带回来。

已经从盗窃罪变成拐卖罪了吗…
旁边的张良翻着书,担心起了韩信的未来。






“喂,你还想提着俺到啥时候啊,”“东西”不满地嚷嚷着“快放俺下来,红毛。”
哟,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刘邦十分诧异,便仔细看了看韩信手中提着的“东西”——白毛,单眼罩,黄眼睛,还有那一声声“俺”……刘邦摸了摸下巴,眯着眼睛,沉思着。

突然,刘邦拍案而起——






“这小子不会是夏侯惇他私生子吧?!”






“你才是俺私生子呢!!”夏侯惇一脸“MDZZ”,话说出口后,想了想,又嘀咕着:“这么说也不对…”

不到十秒,夏侯惇就放弃了逻辑性的思考,气鼓鼓地挥动着双臂想要挣脱,发现挣脱不开后,就转过头,对韩信说:“喂,红毛,还不快把俺放下——”
话音未落,韩信就松了手,任由夏侯惇自由落体到地上,摔了个并不帅气的脸贴地。而韩信本人则一脸黑线地看着夏侯惇拍拍身子站起来,一言不发。

熊孩子还是蛮可怕的,哦不,应该说极其可怕。
张良想起了刚刚孙尚香给他传的讯息,又开始担忧起家里的家具以及自己的书籍。




看刘邦还一副状况外的样子,张良咳嗽了两声,向刘邦解释:

“这孩子就是夏侯惇。”
“蛤????”
刘邦一脸黑人问号地看着张良,又看向夏侯惇,再看向张良,如此重复了好多遍。
“这……额,子房你你你认真的???”刘邦停下了转头,单手指着夏侯惇,“这这这是犯法的吧???!”




亏你还知道。
张良嘴角抽搐,合上了手中的书。





不对。
张良警觉地看向刘邦,发现刘邦看向夏侯惇的眼神有点不太一样。
君主他是不是想到其他地方去了???
张良想起了刘邦和他提起“三年血赚 死刑不亏”的梗,以及刘邦听到曹操和夏侯惇绯闻的时候差点呛死过去的表现,顿时一口老血涌上喉咙。
您能正常点吗?
算我求您了…




刘邦蹲下来,目光扫视着夏侯惇,一脸不可置信。
“真的是夏侯惇那家伙啊…”刘邦看着夏侯惇的衣服,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等等,曹府有这种衣服吗……难不成……额”没等刘邦说完他的yy,韩信一个手刃砍在刘邦脑袋上。

“唔——”刘邦揉了揉脑袋,转头看向韩信,抱怨着:“嘶……韩信你下手那么重干嘛。”然后坏笑着打趣道:“如果打坏了,我后半辈子可就由你负责咯~”

然后是一个比上一击重的多的。
肘击。






韩信你要不转职吧。
张良看了看刘邦头上冒出了白烟,在心中感叹道。

“这儿是哪啊?”夏侯惇目睹了邦信家暴后,走到了张良面前,问着面前同样是白头发的人。
白色头发的一定不是坏人。夏侯惇这么天真地相信着。

张良深吸一口气,调节了一下面部表情,微笑着回答着夏侯惇的问题:

“这里是西汉。”

“你们把俺弄这儿来干嘛?”

“大概是因为好玩……?”

“唔……”
夏侯惇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被打断。

“哈哈哈,好小只啊哈”刘邦从夏侯惇身后使劲揉了把夏侯惇的头发,幸灾乐祸道。
夏侯惇转了个身,反抗般地向刘邦打去却扑了个空。

刘邦单手捧腹,另一只手指着夏侯惇,笑的那叫一个开心:“叫你以前总打我还总把我弄到残血追我到泉水跟前再杀了我。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韩信在一旁,看着刘邦笑得灿烂,不禁猜想夏侯惇以前究竟还做了什么什么过分的事,能让他的君主幸灾乐祸成这样。


夏侯惇眉毛皱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刘邦。
刘邦还作死般地捏了捏夏侯惇的脸,一边捏,一边笑道:
“谁能想到你个醉醺醺的大汉居然变成这么个孩子,这反差正常人还接受不来呐哈哈。”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哈哈哈”

“春去水流,花落无踪哈……”



张良看着夏侯惇慢慢解开他领口的蝴蝶结,拆下了后面的别针,默默地,为刘邦点了根蜡烛。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君主续一秒。






“嗷呜——”
刘邦吃痛般地缩回手——他的手上被扎了个小孔,鲜红的血从小孔中涌了出来——刘邦看向夏侯惇,后者对他摆了个鬼脸,嘲讽地笑着:“活该。”

“你你你,你怎么能拿针扎人呢?!”刘邦一副“我从未见过如此****之人”的样子,委屈地跑到张良面前,“子房啊,你帮我教育教育他qwq”

张良看了一眼刘邦,摇了摇头:“您恐怕是无药可救咯(ㅍ_ㅍ)”
“连子房你也……Σ(ŎдŎ|||)ノノ”







刘·委屈巴巴·只是想单纯调戏调戏幼惇·被自家军师嫌弃·也一直被自家重言嫌弃·邦。

夏侯惇揉了揉自己被捏红的脸,哼了一声。
“死紫毛仓鼠”夏侯惇迅速跑出门外,临走前还不忘吐槽一句刘邦。刘邦想跟出去,却被旁边站了好久的韩信拉住。




韩信一脸黑线,黑线多到可以拆下来煮一碗面。
“我掳回来的人,我自己连他头都没揉着……”
韩信怨念地拿起靠墙的一块长木板,缓缓走向刘邦。

“听说过弑君吗?”
韩信微笑着,一步一步地,向刘邦走去。
“Σ?!!!”
刘邦用手挡在面前,看着韩信的笑脸,感到后背发凉。

“我我我错了韩信你先把木板放下!!!”

“一会就会放下了——”

“——别打脸啊喂!”




张良拿起茶几上的茶,抿了一口。

“好茶。”

“子房救我啊啊啊啊啊!!!”















夏侯惇跑出房子后,张望了下周围,发现什么路都认不得后乱跑一通,最后扎进了仓库。

“一个个的把俺当什么了啊…”夏侯惇靠着仓库一角的鲲,手里揉着肥啾,“想回家……”

诶,不对。

夏侯惇一个使劲,把肥啾的毛拔下来一根,惹得一声鸟类高音。

俺家是哪里来着?
夏侯惇把手里的肥啾丢到一边,用他作为一个幼儿的智商思考起来。

曹府?曹叔说他是俺监护人可是这不证明俺就住在曹府啊。但是曹府上的人和他身边的人都认识我……
夏侯惇摇了摇头,觉得这事怎么想都有些诡异,决定回曹府问个究竟——










然而他并不知道回去的路。











夏侯惇揪了几根身旁的稻草,鼓着腮帮子,出着闷气。

突然,他听到了一串脚步声。


“嗯?”一个柔美的女声从仓库的门口处传出来,“这里已经有人了?”说罢便单手扶着门框,向前探身,看向仓库里面。
来者是一位白发女子,仙气飘飘的,还带着柔和的微笑。


白发女子扫视了一圈,发现了墙角的夏侯惇,表露出一丝惊喜,迈过门槛,直步走到夏侯惇面前,然后蹲下来,笑眯眯地看着夏侯惇。



“这不是小元让吗?”
夏侯惇刚想问白发女子怎么知道的,但白发女子不给夏侯惇发问的机会,接着说:“小女王昭君,见过夏侯大将军咯。”
说罢,王昭君拍了拍夏侯惇的头,笑着看着小只的夏侯惇。

这孩子真可爱。
王昭君这么想着,又揉了揉夏侯惇的头发。




夏侯惇看着王昭君,意外地没有反抗。

白头发的一定不是坏人。夏侯惇呼出了一口气,盯着王昭君的银白色头发。况且这位姑娘比之前遇见的温柔多了。

不过总被摸头还是会有些小不满。夏侯惇小声地嘟囔:“总摸头会长不高的……”

“而且你们为什么总是喜欢揉俺的头啊……”




王昭君听见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然后把手从夏侯惇头顶拿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不摸头了不摸头了。”
夏侯惇刚张开口,想说些什么——






“呦,昭君妹妹你在仓——卧槽夏侯惇?!”











还能不能让俺说句完整话了。
夏侯惇瞪向门口的李白,李白没理会他的意思,十分惊讶地看着变小了的夏侯惇。





“没想到是真的啊,”李白以奔向野区的速度奔向夏侯惇,像看着新奇物种一样盯着夏侯惇的脸,“我还以为是那帮家伙开的玩笑呢。”说着还捏了捏夏侯惇的脸。
夏侯惇拍开了李白的手,无声地反抗着。



说不了话就不说了。
夏侯惇瞅着正绕弄着他的头发的王昭君,王昭君看向夏侯惇时发现夏侯惇正看着她,也就把手收了回来,冲夏侯惇笑了笑。

然后夏侯惇又瞅了瞅恨不得拿个电子显微镜观察自己的李白,默默把手背了过去……




md心态崩了。








李白确定了眼前的真的是夏侯惇后,开始思考起来。





这孩子还挺可爱的……






要不带大唐去玩玩??












然后他也这么做了。

曹操在接到消息后,单手捂住双眼,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打了个手势,停止了奔往西汉的队伍。

看来这回的事情不怎么太好办了。

毕竟大唐那里有武则天这么个正太控,估计接人是不太容易了。

【第四章END】
全文TBC.

ps:武则天是正太控的设定是自设的。(因为自己的孩子都死了所以格外地喜欢孩子什么的)

评论(4)
热度(33)

© 封少 | Powered by LOFTER